塑料粉碎机系列
       塑料破碎机系列
       拌料机系列
       其他系列
       塑料粉碎+清洗成套设备
       塑料撕碎机系列

  文安县金鑫机械厂

联系人:韩经理 15932641105

联系人:张经理 15030650885

电话:400-683-8678

网址:www.wajinxin.com

地址:河北省文安县赵各庄镇尹村

 

     您的位置:首页 >  乡村支教艳遇记 (十)
乡村支教艳遇记 (十)
 
 
 
乡村支教艳遇记 (十)介绍:

(十)

第二天天还刚蒙蒙亮,我和陈莉就起来了。洗漱完毕,等候在村口。因为早有约定,由我送虎子去县里搭车。

清晨的山村气温很低,陈莉冻得小脸微红,站在原地不停地跺脚。我看到此情景,爱怜地从身后把陈莉抱住。陈莉顺从地靠在我怀里,我低下头去嗅她头发上的香味,用不是刮得很干净的下巴去刺她的脖子。她嘻嘻笑着缩缩身体躲避,然后用脸蛋轻柔地蹭着我的脸,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笑意,神情很是享受。 恋爱中的女人,是幸福的。

等了没多久,虎子来了,带着简单的行李。兰兰像小尾巴似的紧紧跟在虎子身后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,俩人的看起来都有些精神委顿,兰兰的眼睛有些红红的。

“臻哥儿,这么早就来了啊,那可打搅你了。”虎子提起精神,露出一个笑脸给我打了个招呼。

“没什么打紧的。”在陈莉的坚持下,我不露声色的放开了她,同时回答道。 虎子回过头看着兰兰,异常温柔地帮兰兰捋起耳边散落的发梢,说道:“回去吧。家里有啥事,跟陈莉和臻哥儿说声。”

兰兰的眼睛里闪现出泪花,牙齿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,没有答话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却没有转身离去,而是一遍又一遍地帮虎子整理着那本来已经非常整齐的衣衫。虎子也没有再说话,就这样默默看着兰兰,让兰兰在自己身上一次次地打理。

看到眼前的一幕,我也觉得心中有些发堵。身边的陈莉眼圈也有些发红。默默地等了一会,天边已出现亮光。我估算了一下,如果再耽误,时间会很紧。不得不出声提醒到:“咳——这个,虎子啊,你看,太阳快出来了,时间不早了,咱们还是走吧。”

“恩。”虎子轻声答道,却没有回头。他再次温柔摸了摸兰兰的脑袋,像安慰小孩似的。然后提起行李,召唤我上路。

走了很远,依然可以看到村口那俩身影。兰兰那期盼与不舍的目光,尤若实质。虽然看不见,却深深地刺入了我的内心。让我突然间想起杜牧的《寄远》。 南陵水面慢悠悠,风紧云轻欲变秋。正是客心孤迥处,谁家红袖凭江楼? 这里将会是我永远的家么?

……

快速走了很久,直到我俩觉得身体有些发热,速度才慢了下来。太阳已经升起来了,看着清晨灿烂的阳光,刚压抑的心情已经有些好转。

“虎子,舍得么?”一路憋着不说话,我也挺难受的,忍不住开口戏侃虎子。 “有点。”虎子没像往常那样白我一眼,然后反驳,而是很干脆的直接承认了。

“额——”虎子的直白反而让我有些尴尬,略一思索,我还是接着说道:“那非出去不可吗?在县里应该也可以找些事做做吧,这样离家近点。” “县里你不是从那边来的吗?屁大一点的地方,一年到头连房子都盖不了几座,抗麻袋都找不到地头。”虎子看来研究过这个问题,回答得理直气壮。 “呵呵,其实,外头也不是那么好混的。”我抓了抓脑袋,说道。

心里有些心虚。我从大城市里接受现代化的教育之后,却落魄得跑到他们这里来。而虎子土生土长,没啥文化,却勇敢向外去闯荡。实在很让人汗颜! 虎子看了我一眼,好像看出我的想法。笑了笑,说道:“我只是出去看看而已,或许过两天就回来了。”

“哎……虎子,你不用安慰我,说实话,我没有你这样的勇气。”虎子是我最好的兄弟,我也不怕向他透露我的心扉。

大学读了四年,如果再让我上建筑工地去当民工,我愿意么?或许,是在小璇的打击下,让我连跟生活做斗争的勇气都散失了?我到这里来支教,就是为了逃避那一段让人既伤心,又伤自尊的过往吧。

虎子见我如此坦诚,也很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你们城里人,其实很要面子。很多工作不愿意去做而已。其实当民工收入也不错的。我有个叔叔,老瓦工了,现在在建筑工地上班一个月六千多块呢。”

“那你准备出去干吗?”

“不知道,上次赶集的时候,我打过电话给村里在外面做事的几个弟兄。他们都说能够找到事做。不管是啥事,总得有人做吧?为了孩子,苦点,累点能有啥?”虎子望向远方的眼神很茫然,却又异常坚定。

虽然社会分工不同,但是工作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——这句话现在说出来,人家一定会骂你傻了。可是虎子的话也确实是道理。社会目前虽然不公平,可是依然缓慢在进步,这不,国家就派我们来尽量抹平这条鸿沟了嘛。不管什么事情,总得有人去做呀。谁不是一辈子?况且我在这里,似乎也并不比人家灯红酒绿就差了。想起陈莉、燕子那雪白的肉体,我心里的别扭一下转过弯来。

虎子见我凝重的脸色突然之间轻松起来,还露出了笑脸,有些诧异。

“你说得对呢,虎子。外面的世界可是灯红酒绿啊,万一你经受不住诱惑,钱都贴到人家女人俩腿之间去了,到时候需要打狗回家,那就不妙了。”心情大好的我,开始跟虎子开起了玩笑。

“你——”虎子有些恼,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是那样的人呢?”

“切!”我伸出中指,朝虎子比了比,然后说道:“不好色那不叫男人!” “那总不能在外面乱来吧,还有,你可得对陈莉好点,不然我会收拾你的。”虎子正色道。

“好了,别板个脸。没听过一句话吗?”有了新欢,不忘旧爱“。还有,”家中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“。来,咱哥俩私底下说说悄悄话,你在村里有几个相好的?”我靠近虎子故做神秘的说道,却没想到虎子的笑脸一下子僵住,霎时变得通红。

“好啊——你小子,看不出啊,原来还真有这么回事啊。”看到虎子突变的脸色,我诧异得心中翻起了剧烈的波澜。不得了,不得了。在我眼中原本纯真得像一张白纸的虎子,居然也带有这么多的绯色啊。

“你……你别喊啊……”虎子见我声音大得像喊,有些急了,四下一看,做状要扑上来捂我的嘴。

我拍掉虎子凑到眼跟前的手,给了他一个白眼,压低声音说道:“别动手动脚的。哥可不是你那相好的。来,老实交代,是哪家的姑娘。”

“没……没有,我怎么可能有相好的。”虎子急忙反驳到,可是那底气不足的样子让我看出了他的心虚。

“嘿嘿,别怕,我不会到处乱去说的。就给我说说,我保证听后就忘记了。”我觉得自己现在像诱惑小红帽上当的狼外婆一样,眼睛里一定闪烁着非常非常邪恶的光芒:“要不,我就回家告诉兰兰,说你也跟赵寡妇有一腿!”

“不是赵寡妇!”心急的虎子口不择言,上当了。

“哈哈……承认了吧。交不交代?不然我让你在外头过不安生,到村里到处散布你的谣言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别你你你的了,赶紧的。好啦,别摆个苦瓜脸,咱哥俩好好交流下心得。” “啊?交流?难道你也——”

“停!什么我也,我刚来几天啊。”我也有些心虚,怕被虎子看出,赶紧打断他的话。“别墨迹期望转移话题,赶紧说你的。”

“你保证不会说出去?”虎子有些犹豫,但是明显动摇了。

“肯定!”我神情神圣得得像天使一样,把胸口拍得咣咣响,坚定地说道:“你看兄弟我什么时候出卖过你?”

“你得给我保证,你不能乱去说,要不人家可就不好做人了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你怎么罗嗦得像个妇人家一样。赶紧的。”

“唉,这事,还得从三年前说起……”虎子眼眺远方,神情肃然。

“哦?还是长篇?”虎子白了我一眼。我赶紧赔笑脸道:“您老请继续,请继续……”

原本漫长的一路,就在我跟虎子的嬉笑怒骂中走过去了。我们在镇里吃过中饭后搭班车再赶到县里的时候,离上车时间还不到一小时了。虎子早就定好了车票,没什么事情,我俩就站在停车坪上等待发车。

车站的规模不大,只是几十辆车的规模。可即将发车的就有近十辆车。每辆车里都稀稀拉拉地坐着一些人,车边上也站满了人群。生活的不尽人意,让更多的人背井离乡,到繁华而陌生的地方去讨生活。

车站湍流的人群脸上的表情各异,或有归家的欣喜,或有离别的哀愁。虎子望着来往的人们,也没有了之前的笑脸。他就那么怔怔地望着我们来的方向发呆,眼神里有忧虑,有向往,有期待,也有茫然。

望着他和他身后那即将远行的大巴车,离别的忧伤又让我的心情沉重了起来。 我走上前,坚定地用力给了虎子一个拥抱,真诚地道别:“慢走,保重!” 虎子重重地点了下头,上车。坐到位置上后,他朝我挥挥手,意思让我回去了。我点头应到,转身离开。虎子,祝你一路顺风!

(待续)

 
 
 
切料机   
切料机
塑料管材粉碎机   
塑料管材粉碎机
破碎清洗一体机   
破碎清洗一体机
撕碎机   
撕碎机
塑料粉碎+清洗流水线   
塑料粉碎+清洗流水线
塑料粉碎+清洗成套设备   
塑料粉碎+清洗成套设备
粉碎清洗设备   
粉碎清洗设备
废旧塑料清洗设备   
废旧塑料清洗设备
粉碎清洗成套流水线   
粉碎清洗成套流水线
废旧塑料粉碎清洗设备   
废旧塑料粉碎清洗设备
塑料撕碎机视频展示   
塑料撕碎机视频展示
废旧塑料撕碎设备视频展示   
废旧塑料撕碎设备视频展示
废旧塑料漂洗机   
废旧塑料漂洗机
塑料粉碎机 破碎机   
塑料粉碎机 破碎机
塑料撕碎机   
塑料撕碎机
自动提升粉碎塑料设备   
自动提升粉碎塑料设备
 



网站首页 | 企业简介 | 产品展示 | 新闻动态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


联系人:韩经理 15932641105    联系人:张经理 15030650885   电话:400-683-8678   地址:河北省文安县赵各庄镇尹村